2022年3月刘清乐(用友汽车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部门经理)以前端leader的名义诈骗我入职,让我误以为自己是用友汽车的前端leader,结果将我分配到用友汽车 > abu4 > 服务三部 > 合众汽车惠商宝项目组。前端开发人员只有我一人,自己leader自己。合众汽车惠商宝前期工作量巨大,本人加班加点按时完成工作指派,刘清乐将ios/android等各种疑难问题分配至我(前端岗位),本人出于协商互助原则,将自己12年开发过程中积攒的经验,投入到合众汽车惠商宝项目中,解决无数疑难杂症。

2022年6月刘清乐将项目组十几位外包员工清退,将我叫至单独一个办公室说:“感觉你不开心,干的不开心可以离职,在上海找个工作很容易”。

刘清乐不断增加超出我工作范围外的工作任务,指使职级比我低的心腹孙庆华对我进行管理,本人在此过程中提出离职。

2022年9月刘清乐对我画饼承诺我2023年把我的职级升级至和刘清乐的职级一样,并让孙庆华将一名员工调回来协助我的工作,承诺我的leader角色,承认我不属于具体项目组,属于部门公共服务人员,和项目经理及项目leader没有汇报关系,并说到不想让我太累,让我平时多研究技术将技术投入到项目中,马上就发年终奖了,你还能领一些。刘清乐一边稳住我,一边指使孙庆华将我多年积累的用在合众汽车惠商宝上的核心技术逐步吐出来,同时让我协助合众汽车泰国app项目,本人同时兼职合众汽车泰国app项目ios打包发布工作,前期一些列的账号/证书/打包/发布任务皆由我兼职,熬夜帮助泰国app项目(ios\android)开发自定义字体功能。

2022年11月刘清乐让我招聘一名实习生,在我将新人逐步带入到正常工作中后、惠商宝中所有问题(除供应商开发的android端即时通讯功能闪退外)全部解决后,开始卸磨杀驴,在2022年度绩效考核中给我的绩效评分为D(不合格),2023年1月31日上午在办公区我进行劝退,并假装帮我调到其他部门。为避免肢体冲突,带领一位185左右体型庞大从未见过面的员工坐到他的工位旁边,暗中充当保镖。刘清乐一边和我谈理想、定数,一边得意的淫笑,并拿出孙庆华列出的疑难问题清单,让我整理成文档交给他们,被我婉拒。刘清乐气急败坏的在办公过道咆哮要让我把东西吐出来。

刘清乐,用虚职诈骗我—>用升职诈骗我,用年终奖诱惑我—>压榨我的价值—>利用绩效狠狠的羞辱我(一分年终奖也没领到)。


处理结果:对方被降为普通员工